母職和自我實現的交界(3): 用生態管理做人生選擇

人生充滿各種選擇,身為有事業心的母親,很多人以為家庭或事業只能二選一,又如同念博士,很多人也以為工作選擇只有學術跟不是學術界,二選一。

 很多談選擇的文章都會畫一個天秤,彷彿暗示你只有55波才是最佳解才叫平衡,如果做不到就是不平衡,就只能選一個。然而大部分的時候,你不是真的從二選一,最佳比例也不見得是固定一半一半。因為你在乎的事情不只一兩個,背後連動的東西很多。

就拿事業家庭來說,你不是只在意有工作跟顧小孩,你很可能也在乎工作有沒有趣、其他家人(老公,父母,公婆)的需求、個人偏好住城市人口或鄉下,或想要的生活方式等等。比方說我就在乎是否容易買得到好的義式咖啡和珍珠奶茶離很多台灣人近帶給我很大的快樂。

作決定的過程其實不是天秤,比較像選自助餐配菜,可以加入新菜色也可以拿走舊菜色,組成和比例都可以調整,不要輕易落入非黑即白或二選一的假命題需要的是更宏觀的多面向(high-dimention)的思考方式。

(歡迎進入matrix的世界)」

(圖:人生選擇不是天秤,更像自助餐)
 

從80個選15個的故事

我申請到NOAA Knauss Marine Policy Fellowship後,要先經過一輪面試馬拉松才會決定分發地點。總共有將近80個辦公室釋出職缺,但面試的時間只有兩天半,每天各八小時,每次面試半小時,有些辦公室還在不同的地點,所以大概選15~20個面試就是極限,無法全部都面試。

選哪幾個辦公室去面試?怎麼安排先後順序?這是一個權衡。面試過後,會有類似“撕榜單”的過程來決定去到哪個辦公室實習。每個人要列出自己心中的志願序,每個辦公室也列出他們心目中的最佳人選,從第一名排到排到第十五名。然後所有有被列為第一優先的人,可以先出來挑他們要不要接受offer。這也是一個權衡。

當時,我被三個辦公室列為第一優先,也在將近十個辦公室中列為前三名,是在第一輪就站出來“撕榜單”的少數人中,唯一非英語母語者, 也是唯一的留學生。事實上Knauss Fellow歷代都很少非英語母語者,我那屆65人中只有3人。

(圖:2017我的Knauss Fellowship畢業照, 圖中唯一的亞洲女性就是我)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當時怎麼選要面試哪幾間?面試完後怎麼排志願序?才可以吻合我的專業和志向, 又符合我身為孕婦的特殊需求,而且贏面又大?我列出我的專長和優缺點,還有身為孕婦的特殊需求,然後詳細閱讀每一個辦公室的介紹跟理想fellow的要求,依照吻合專長和符合需求的程度,把80個辦公室縮窄到30個左右。

然後我跟兩個NOAA現任員工深談,一個是我在海洋科學會議上的mentor, 她是女性移民,有三個小孩,很瞭解我的需求和難處。我們一起review這30個辦公室,她告所我她的insider view, 然後刪掉一些絕對不要去的,也畫重點一些強烈推薦的。 

另一個深談的對象是學姊,她曾經是Knauss fellow, 後來也在NOAA工作,她也告所我她的內部訊息,然後推薦一些,畫叉叉一些。最後縮到15間,

依照這15個辦公室的介紹和工作需求,我準備了15種自我介紹,裡面各別強調我的不同組合的優點和輔佐故事。我還準備一個活頁資料夾當作品集,裡面有縮小海報,簡報印出,比較複雜的數據做的分析和data visulization,相關經歷的照片等等。不同的面試給他們資料夾裡看不同的部分。他們大部分都很驚訝我還有準備visual aids,覺得我準備很周全,至少是印象良好的。

(圖:我在飯店準備去Knauss面試馬拉松的照片,當時我已經懷孕22週,但是穿西裝外套還不是很明顯)

難以選擇的時候,應該先設法量化你的選擇

我做了一個自我評分表,每面試完一間,我都依照主觀上,感覺面試過程中他們喜歡我的程度,客觀上符合我的專業程度、未來發展潛能、以及是否適合孕婦/媽媽來分項給分,再配上熱門程度(可以從面試額滿程度評估,越熱門我需要放越前面志願序去跟別人競爭)、最後加總分去排我的志願序。

(圖:當是我的當時手寫評分表的一部分)

按照這個權衡分析,我選了漁業部門的海洋生態辦公室當我的第一志願,同時他們也把我列為第一優先。我們是彼此的真愛量化選項的好處是,雖然沒有一個選擇是十全十美,但是你清楚知道你為什麼選這個當Knauss Fellow這一年我生產又長腫瘤,但仍然是我職涯發展的關鍵。後來也證明,這個選擇很正確。

生態管理不只可以管漁業,管人生也很有用

我在大氣海洋署的海洋生態辦公室實習,做的是海洋生態漁業管理(ecosystem-based fishery management)很多人看到”生態管理“會誤以為就是特別注重生態,其實不是,生態管理的核心是trade-off analysis, 是很務實的理念。而當時我選擇志願序時做的陽春權衡分析,已經有生態管理的精髓。

    (圖:Ecosystem-based fishery managment示意圖)

生態管理,就是是把想樣管理的目標和會牽涉到的所有的需求,包含人類的,都列出來權衡,比傳統的生態研究更重視經濟分析。目標是要追求永續整體最大利益,而不是單一項目的最大輸出,就算那個單一項目可能是某種很熱門的保育動物,某種很暢銷魚獲,或是某種很賺錢的能源開發。

因爲追求單一項目最大輸出不管其他項目,尤其是不管對人的利益衝突,實際上根本無法長久執行。舉例來說,漁業傳統的單一漁獲管理,只管一種魚,魚多捕多,魚少捕少。但對魚以外的東西,比方說氣候變遷對魚群長期的影響,或食物鏈關係,就比較少琢磨。

比方說如果人類喜歡吃A, B 兩種魚,同時A魚喜歡吃B魚,那我們對B魚的管理就不能只看人類想吃多少,也要留給A魚吃,不然人類很快也沒有A魚可以吃了。經濟跟相關工作也是ecosystem-based management重要考量。比方說,就算AB魚都很多,也不該盡興的補,因為供應太多價格就下跌,捕越多越虧,反而不划算。

ecosystem-based fishery management也會考量當地人文化,比方說,蘭嶼的傳統飛魚季,就已經有把魚群繁殖生長需求考慮進去了,那我們就應該考量這樣的文化需求,且採納已經經過時間驗證的在地智慧。或許ecosystem-based management可能應該要翻成“系統管理”會比較接近真實的含義。

生態漁業管理最大的優點就是考量需求比較全面,所以它最大的缺點就是跟所有相關系統犯沖漁夫團體覺得我們擋他財路不讓他捕更多,保育團體覺得我們不夠積極保護棲地/保育物種,連傳統做漁業分析的都覺得我們增加他們分析負擔,三面不是人,非常需要有在夾縫中求生存,跟所有利益相關團體斡旋的能力。

但這不就是職業婦女天天面對的事嗎?這不是台灣人從小面對的國際現實嗎?難怪我這個台灣媽媽覺得生態漁業管理根本是為我量身定做的實習。

人生就是一場不斷權衡的生態管理

在這樣每件事都彼此犯沖的實習中,我領悟到「生態管理」的概念其實不止很適合管漁業,管人生也很適合人生不也是常常都在兩難/多角習題中掙扎嗎?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早就在做”生態管理“了,只是沒有叫”生態管理“而已。

比方說當你買房,你不會只考慮房價,你也會考慮位置,周邊環境,建材等等。當你找工作時,也不會只考慮薪水,也會看離家多遠,未來發展,職務內容,公司福利,團隊氣氛等等。選了也不是終身不變,情況改變了也會重新考量變換選擇。這樣的優劣分析,衡量代價,不斷再分析再調整,就是一種生態管理。

每一次選擇前,都應該先想清楚大目標是什麼,然後把所有選項,和所有在乎的點都列出來,特別在乎的點甚至可以加重加權,去分析理性評估,選一個整體上比較吻合大目標的。這樣做出來的選擇,會比盲目憑感覺下決定,更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相對應代價是什麼。也會更有主動「掌握自己人生」的感覺。

(圖:人生選擇像打牌,固然有運氣的成分,但有計劃地出牌還是會比隨機亂丟一通結果好)

 

把生態管理用在職涯規劃: 拒絕二選一,我的第三選擇是什麼?

實習結束後,留任原辦公室一陣子,但後來一方面川普當選人事凍結,一方面孩子尚小,論文未盡,又還有房貸和托嬰等經濟需求,也需要好的健保,但是每天來回通勤二小時太累,我需要更多時間寫論文。

 在博士論文和龐大的房貸及托嬰費用擠壓下,我重新深思我想過的生活是什麼?我想給小孩怎麼樣的環境?什麼樣的職涯發展對我最有競爭優勢?我又再一次檢視我手上有什麼牌可以打

我退一步想,難道只有在學術界才能做研究嗎?有沒有可以運用我的研究分析能力,但又不用搬家,又足夠養小孩的工作?務實評估我所有喜歡又做得不錯的技能中,哪一個最有市場需求?哪一個可以讓我寫論文?哪一個相對重口語表達輕寫作?最後縮窄到數據/統計分析,所以去了馬州環保局當研究統計員。

 (圖:不同水母有不一樣的觸腕,吃不一樣的食物,有的甚至行光作用,他們各有各的生態棲位)

 

把科學落實在政策上,make impact的成就感

在馬州環保局工作時,我發現很多環境監測都是在空轉,一堆團體每天收一堆數據,各吹各的號,收完無法統整,花很多錢觀測很久也觀測不出來什麼。

 為了要讓監測有意義,需要整體規劃,首先要先思考到底要回答什麼問題?依此規劃觀測方法,出來的數據要怎麼分析要先思考?而不是到時候看著辦,否則就會出來一堆無法用想要的方式分析,一堆彼此不能通用的數字。分析出來的答案可以要可以用在什麼政策上?然後不斷再評估調整。(這其實就是做研究, 要有方法,方向要對,不要只是很努力,那叫瞎忙)

 這過程中需要跟很多部門和上下游相關團體協調,除了開說明會,也一一拜訪各團體多次,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協調會N次,我也聽各方的需求然後回頭改我的規劃書,最後開始了馬州生物觀測一條龍標準化第一步。我在當中或得很多成就感,覺得對自己住的環境有貢獻,學以致用,推動這個計畫也讓我當年得了員工獎。

 

卡穩我的生態棲位, 擁抱自己的選擇

我念得完博士,是因為認知到海洋研究是我真實想做的事(參考:小難不死,兩次),但生完孩子拿到博士後卻沒留在學術界,是認知到,我不能只做我想做的事我拿到,然後我放下。人生啊~~

我把學術界學習的科學訓練/學習能力,和在政策實習學習的連橫縱合能力,帶到統計工作中,專攻環境領域及制定相關政策所需要的數據分析,劃分出我跟純CS/數學畢業不同的生態棲位。我覺得比起傳統學術研究,這可能是我更能貢獻世界的路。

我現階段的狀態是不錯現實跟夢想的平衡,這也是研究分析的工作,讓我可以在工作帶入研究並保持學習新知,只是不見得是研究水母。我有很大的自由空間,只有20%是要限定時間內做有SOP,相對比較無聊的事,但其他80%的工作都是self-directed projects。一般純學術工作者都不一定可以花80%的時間在self-directed projects啊,所以真的不是只有學術界才能做研究。

我本來就是喜歡學習的人,現在只是換一個主題學,能做廣義的環境研究我還是很開心。目前動浮研究反而變成”興趣“,我不再有寫計畫壓力,用業餘時間慢慢發表,當個業餘動浮學家。還真的蠻接近當年我說的理想退休生活:在海邊開個小店,每天出去採樣本數水母數動浮,然後二十年後累積足夠的數據,發表一個水母爆發預測模型

 或許哪天等孩子大了沒責任,我可以回頭再做個老博後後研究員,重拾動浮研究(會有人收嗎?我可以去求求看我走學術的同學和學長姐學弟妹)。或許到時候我又能帶入業界跟政界經驗,也不錯啊,誰知道呢? 

 

待續…

DR. KATHERINE
Scientist/ Career Coach
我是研究水母的海洋學家,現職環境數據科學。 這個部落格分享表達和說服技巧,學術轉業界的職涯心得,以及職業婦女和移民的甘苦。 這是我在海海人生中的母體力學。

收到最新文章通知


Copyright Policy

All files and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Website or Documents are copyright by Katherine Liu LLC, and may not be duplicated, copied, modified or adapted, in any way without our written permission. Our Website or Documents may contain our service marks or trademarks as well as those of our affiliates or other companies, in the form of words, graphics, and logos. Your use of our Website, Blog or Services does not constitute any right or license for you to use our service marks or trademarks, without the prior written permission of Katherine Liu, LLC. Our Content, as found within our Website, Documents and Services, is protected under United States and foreign copyrights. The copying, redistribution, use or publication by you of any such Content, is strictly prohibited. Your use of our Website and Services does not grant you any ownership rights to our Content.

Together Everyone Achieves More

我並非獨自一人想出創業點子、打造出全部的網站,設計出圖片,寫出每一個字。在此感謝我合作過的團隊,人生一大樂事就是跟比我厲害的人合作,謝謝你們的努力與付出!

網站架設:MIHOGO TECH LLC

視覺設計:EMILLY HU

文案編排ALLY@ideaally.me

形象攝影Crystaltseng Photography

創業教練:Irene @ FEMALE ENTREPRENEUR & ME